古典诗词曲的教学要突出一个“读”字

                  湖南省常宁市第一中学  方 娟  电话:13975412977

  古典诗词曲是中华文化中的瑰宝,凝聚着先哲们的情感和智慧,在高中语文教科书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人教版新课标教科书编排中,集中在必修3、必修4和选修本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唐诗宋词选读等课本中。教学古典诗词既要重视文学欣赏提高学生人文素养、审美能力又要突出言语积累,感受与领悟能力。

   俗语云:读书千遍,其义自见。我认为还是要在“读”字上下功夫,让学生在读中品位,读中感悟,读中欣赏,从而体味出诗歌的意境,品味出诗歌的美。

一、吟读――品味音韵之和谐

  所谓吟读就是吟诵诗作,品读其音韵和谐之美。诗歌的情感是诗歌中最本质的东西,可以这么说,情感就是诗歌的生命力。每一首诗歌都饱含着诗人热烈的情感,没有情感,诗歌就失去了价值。教师在进行诗歌教学时,最要的是指导朗读。要琅琅上口,回肠荡气,百读不厌。在吟读之前,要做好以下准备:把握好字音,韵律和意境。只有将教师学生之情与诗人之情融为一体,达到彼此合一的境界,才能体会诗人在诗歌中表达的真情实意,并产生共鸣,受到强烈的熏染。在自我感觉中受到情感的熏陶和感染,逐步加深理解和体验,达到潜移默化的目的。只有激发了情感才能让学生发现诗歌的魅力,才能发现生活中的美,才能在生活中产生表达和创造“美”的欲望,才能陶冶心灵,塑造伟大的人格。提高综合素质。

   如教学李煜的《虞美人》,可引入吟诵,朗读时语词要低沉、慢速,注意节奏、重音、韵脚以及表情和动作,心中充满对亡国的伤痛,加以感悟,把那种无法遏制的愁绪体现出来,就能读出作者当时沉痛的伤国之情。否则,如果只是为读而读,学生很难体会到这种情感。 如教《将进酒》做到“高声朗读,以畅其气;低声漫吟,以玩其味。”把作者的那种“悲、欢、愤、狂” 感情的发展变化过程化为有声的语言,读出愤激的感情基调来。

二、换读――体会言语之精练

   换读,是指换字将诗句中的关键字换成别的字,或是将诗句的词序、句序变换进行朗读,体会古诗“炼字”“炼句”的精妙。诗歌讲究“炼字”,古有“吟成一个字,捻断数根须”之说,又有“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美谈,都说明遣词炼句的讲究和艰难。如果只是教师做讲解、分析,学生是很能体会到字字珠玑,行行精湛,首首情真的。因为这些不是他们的发现,故而自然很难体会到其中的妙处。但如果我们让学生将原句中的有关字句进行替换,让学生在替换以后读读、比比,学生便能很快发现其中的妙处。

   例如,我在教授齐己《早梅》一诗时,就让学生把原诗中“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中“一”让学生来填字。结果就有了“数”“几”“满”等多种答案。这时,再让学生比较辨析,自然能品出原字的妙处。最后讲叙“一字师”的故事。在学生的反复换读中,学生还会有许多新的发现,这会让他们更加兴奋和激动。

三、 引读 ――赏析形象之意韵

   
所谓引读就是教师引导学生深入解读诗作,赏析诗作营造的形象所蕴含的情意。白居易说:“文章合为时而作,诗歌合为事而作。”每一首诗,都有它产生的社会根源和性格根源。如;陶渊明的“隐”,杜甫的“迂”,李白的“飘逸”如果不放在特定的背景中去认识,学生是难于对作品作出准确地分析评价。

   知人才能论诗,离开一定的写作背景,作品岂非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学生如何去体味作者寄托于宇间万物的特定情感?比如不了解鲍照因出身寒门而又在门阀制度森严的官场处处碰壁,就不会明白他那种忍辱负重、矛盾痛苦的精神状态,就不会明白《拟行路难》为什么就是一股胸中郁结的愤愤不平之气在社会压抑下的无可奈何之情。如不了解屈原贵族世袭高贵血统的身份背景,就不会明白为什么屈原灵魂的会震荡、心灵会的极度痛苦,就不会明白《离骚》为什么就是一曲自我救赎的悲歌。不知孟浩然官场的失意和唐代诗人入仕的情怀,怎能捕捉孟浩然那种“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的急切的入仕心情。

四、改读―― 走进诗作之意境

   所谓改读,就是融如入自己的情感体验,借联想和想象将诗歌描写的画面改写成散文,再将其改写成散文,从而走进诗作创造的意境。叶圣陶曾说过:诗歌的讲授,重在陶冶性情,扩展想象;如果抓住精要之处,指导一二句话就足够,不一定需要繁复冗长的讲说。运用联想和想象,虚实相衬,感受诗歌中的艺术形象,体会诗歌的意境。诗歌的意象和诗人的形象在最初的理解中,只是一些零散的印象,指导学生运用联想和想象,也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和理解,把这些意象进行组合,创造出一些有条理的生活图景和画面来,把自我融入诗歌中去,从而把握诗人的自我形象,更好的体会诗人在诗歌中创造的意境,这是一种很好的欣赏能力培养方法。

   例如教授柳永《雨霖铃》,上片除“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外,写的都是眼前实景实事实情,写词人和心爱的人不忍分别又不得不别的心情,是实写;下片写对别后生活的设想,是虚写,着意描绘词人孤独寂寞的心情。虚实相衬,把现实的景、事与想象、联想的景、事互相映衬,交织一起表达同一样的情感,淋漓尽致写出了离别的依依不舍。“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再如教周邦彦的《苏幕遮》一课时,书后有一习题王国维认为“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真能得荷之神理者。”怎样能引导学生呢?我要求学生展开联想和想象,把词改写成一段写景的文字,再现画面。于是乎,就产生了如此佳作。“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片一望无垠的荷塘,那田田的叶子,有的浮在水面上,绿净如玉盘初拭,有的亭亭玉立,婉媚如美女出浴……初阳融融,蒸干了晶莹剔透的露珠。在雨水的滋润下,荷叶更显清新圆润,泛着盈盈可爱的光泽,在风中款摆,韵致绝佳。他们修长的茎杆挺立着,一株,两株……支撑起它们高贵的头颅,也支撑了多少世纪的傲骨!一池的绿,一池无声的歌。”真美!

五、比读――领悟造象之智慧

   所谓比读,就是将同一诗人的不同诗歌,或不同诗人的相同题材的诗歌等进行比较阅读,领悟诗人创造形象的技巧与智慧。俄国教育家申斯基说:“比较是一切理解和思维的基础,我们正是通过比较来了解世界上的一切。”比较阅读也是新课标所倡导的一种阅读方式。学生在比较的过程中能自觉提高自己的鉴赏水平。所以在古代诗歌的教学中,如能适时地让学生进行比较阅读,既能提高学生的阅读水平,又将有利于对古代诗歌地理解和品读。例如,在教学毛泽东同志《卜算子・咏梅》时,就让它与南宋杰出诗人陆游《卜算子・咏梅》进行了以下比较:“这两首诗既然都是写梅的,那么两首诗所表现的情感一样吗?”学生经过比较会发现不同。“那么,是什么使得两首诗所表现的梅得形象完全不同呢?”学生经过阅读自然会发现不同的景物描写在诗歌里面起到不同的烘托作用。这就使得景物描写的烘托作用这一教学难点得到了突破。

   如教到李贺《李凭箜篌引》时,就不能不提到另外两篇“摹写声音至文”白居易的《琵琶行》、韩愈的《听颖师弹琴》,同样是写音乐,比较他们在音乐描写时所用的不同技法及各自风格。学生兴趣昂然,积极探讨、争辩,最终形成共识:李诗纯为描摹音乐,多为侧面烘托,风格凄寒冷艳,浪漫瑰丽;白诗既描摹音乐又叙事抒情,多为直接描写,风格平易感伤;韩诗前写琴声,后写听乐感受,正面与侧面描写相结合,风格悲沧含蓄。

   法国的教育学家斯普朗格认为,教育之为教育,正在于它是一个人格心灵的唤醒,这是教育的核心所在。诗歌作为教育的手段之一,也应该体现这一点。让学生在诗歌中发掘其魅力,获得对人生、人性、人情的深刻体验与感悟,提高自身的创造能力。

 

 

地址:湖南省常宁市两江路98号  网址:www.srvui.com   邮箱:cnhjxt@sina.com   湘ICP电子备案05002745号
制度建设
制度建设
教师频道
学生频道
教师频道
学生频道
 
美丽一中
管理博览
互动天地
德育课堂
课改新探
校友之家
助学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