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高中生品德成因探析

袁 诗 军


  留守学生是指其父母长期在外地打工,而自身独自留在原住地的学生。这部分学生,大多数能自律自理、严格地遵守学校的组织纪律,但也有不少在思想品德等方面存在问题,具体表现在:一是没有远大志向和目标,短视情况严重;二是缺乏民主法制法纪观念,是非观念淡薄;三是做人行事乖张,缺乏诚信原则;四是缺乏集体荣誉感,喜欢搞小集团,在班上拉帮结派,甚至跟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交往;五是贪图享受,不知节俭及生活的艰辛;六是讲哥们义气,无视大局,无视他人利益;七 作风散漫,追求极端自由。除此以外,他们当中还出现一些个人心理障碍。据此,作者就留守学生在品德方面出现偏差的原因相当作如下探讨:
  
   首先从社会宏观环境进行分析,留守生活品德成因之一是经济发展,人口流动加速的反映。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我国实行改革开放,广大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极大地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几千年来的农地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广大农民不再依附于土地而求得生存,这为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广大沿海发达地区转移创造了充分条件,尤其是进入九十年代以后,农民税赋的加重,终年从事农业劳动除了上交以外所剩无几,或因天灾人祸负债累累,为了规避农村中重税费负担,这在政策的设置上又加速了农民向沿海地区转移的力度。本世纪以来,我们党和国家的新一代领导人坚持贯彻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落实科学发展观,调整了城乡政策,减免农民的税费负担,但广大农民回流的现象不见起色,此外,随着我国城市企业的改制,大量中小企业的转型和破产,广大的企业职工处于下岗或半下岗的状态,他们只好为生计而外出,这必然导致留守学生人数的增多,造成越来越多学生无家长管教的局面。原因之二是城乡二元结构客观上造成的学龄青少年同其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巨大障碍,是造成留守学生品德变异的又一个原因,多年来我国城乡二元结构一直延续下来,虽然国家也在不断地采用各种措施和手段改变这种状况,然而城乡二元对立的利益分配格局在短期内是难以改变的。困此,广大打工者,在他们打工的地方因没有稳定的收入,而无法取得固定的住所,或因无户籍难以享受打工地的社会福利,这种情况在短时期内是不可能改变的。如以我国最早开放的,如我国最早开放的深圳为例,目前深圳总人口已有800多万(关内)而拥有深圳市户籍的不足38万(《南风窗》2007年第九期第49页),这种二元结构的现状必然导致留守学生的家庭教育成为空档。原因之三是社会的厌学之风再次抬头,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崇尚教育、尊重知识、人才的优良传统,然而随着不成熟不完善的市场经济深入到人们的经济生活中,人们急功近利,心浮气燥,再一次地膨胀扩散,新的读书无用论在社会中传播扩展,成为当高中学校园里挥之不去的阴霾,这样的社会风气,当然对所有中学生会产生消极影响,而对留守学生的影响更为严重,因为他们直接从其父母身上肤浅地感觉到读不读书,上不上大学跟他们的赚钱及将来的生活没有直接的联系,相反他们记为学不学好没关系,甚至不学习一样可以外出打工。庸俗的功利观,短视的实用主义是留守学生厌学的一个重要深层根源。
  
   其次我们可以从教育本身去找原因,一是当前的教育管理体制加剧了留守学生数量的增加。我国的基础教育多年一直沿袭由地方财政出钱,由地方政府管理的模式,这种管理模式一方面给予地方政府办教育,并要办好教育的压力,但是另一方面也必然造成整个国家地方教育发展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也是一种最大的不公平。前些年,一些地方高考外来生大量流入,屡禁不止,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客观的催化剂。在现有的教育管理模式下,地方教育必然不允许外地学生进入本地读书,除非有高额的择校费,而这对绝大多数打工族来讲是一笔天文数字,这几年来,沿海地区一些大都市建立了为数不多的民工子女学校,但相对于民工子女渴求随其父母上学的要求而言是远远地供不应求。二是现行高考户籍属地原则,高考作为选拔人才的手段,需要以公平公正为基础,然而这样一种规则,必然使原本有条件可以同父母一起生活读书的学生在进入高中阶段的学习后,必须返回原来的属地完成高阶段学业,这使他们获得父母言传身教的机会大为减少,甚至是一片空白。三是现行学校教育的方式,学校教育作为教育中最规范最有序的教育方式,对受教育的影响是全面而又深刻的。然而目前的学校教育举办的是一种应试教育,绝大多数高中学校倾其全力去加强对学生智力水平的培养和提升,其目的就是在高考之中能有比较多的高考上线人数,争取在教育行政部门高考排行榜中争得比较好的名次,而对学生其它方面的培养放在次要方面。近年来虽然国家大力推行教育改革,倡导素质教育,提出了教育为学生的未来发展服务的教育理念,但由于高考本身的考试及评价方式没有根本性的变革,社会及教育行政部门对高中学校的评价方案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动,因此谈高中教育方式、方法的变革只能是奢望,在这样的学校教育方式下,留守学生只要是成绩不太好,加之他们又时刻有违犯校纪校规的高机率,这就必然造成家庭、学校、教师三不管,也管不了的真空。近些年一些学校在考试前劝退或开除的后进生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是留守学生,这不能不说是应试教育下所结的“硕果”。

   再次,从家庭功能的变化及家庭教育缺失进行分析。第一家庭功能的衰退,家庭是由拥有一定血缘关系的人而连结起来的社会细胞,自它的存在之日起具有生育、生产、教育等方面的功能,然而随着社会的进步,家庭的生产、教育功能基本上社会化,生产再不是以家庭为单位的生产,孩子们的教育完全寄托于社会。家庭功能的退化加速了家庭的不稳定,当前社会中离婚率不断攀升就是一个很的佐证,家庭的解体使留守学生又缺乏接受完整家庭教育、亲情教育的机会,其结果就会导致他们在闲暇时间流入社会,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或者是进入网吧去谈天说地获得解脱,交友的不慎其结果也可想而知。第二,家庭中父子、母子、母女之间的对话渠道不畅,时空又隔断他们之间的言教身教,这就增加了留守学生家庭品德教育的难度。自古以来,家风、门风是人们成长过程中的文化脐带,然而现今的留守家庭的家风、门风受觅难其踪,虽然现今通过技术发达,一些留守学生拥有自己的移动通信工具,但毕竟只是远距离的对话交流,家长同子女之间无声语言无从表达和展示,这样的家庭教育效果定会大打折扣。如我亲耳听过的留守学生与其母亲之间的电话对话,母亲:“你在学校表现好吗?”儿子:“我今天又同老师吵了一架,我的班主任老师素质太差,不允许我带食品进教室。”母亲:“那你就表现好一点,遵守学校纪律。”儿子:“我就要做给他看,我要同他斗下去。”这段话既说明了家庭教育对子女的无奈又说明这个年龄阶段的留守学生在生理上有极大的逆反心理。第三,家庭教育的代沟无法实施真正的家庭教育,现今的留守学生绝大多数都是出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独生子女占相当大的比重,他们平时基本上滞留在学校,即使回家也是跟他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公婆生活在一起,而上一代人对自己的孙子们视若掌上明珠,给予他们只是一味的溺爱,甚至是迁就和放纵,这种教育方式收获的只能是留守学生们不良行为和习气的苦果。
   最后,从学生主体方面角度来分析,第一是留守学生心理特点所制约。目前在校的高中生,基本上是生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年龄处于十六岁至十九岁之间,他们的心理还处于不成熟,不稳定期,情绪化现象严重,这种主体行为天长日久就会内化为他们自己的行事准则――个人品德。第二是留守学生性格特质的推波助澜,导致他们难以融入主流社会。家庭教育不完善,及外在条件的诱导,会导致一些留守学生性格上的扭曲,如心胸狭窄、脾气暴燥或者自高自大、目中无人,我行我素作风散漫。这样一种要么封闭自己,要么放荡不羁的性格特质,必然会导致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随意地违背组织纪律,甚至走上违法犯罪而不能自拔。

  
  总之,当前留守学生品德成因是整个社会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共同折射,是家庭、学校、社会教育衔接不紧的结果,如何加强对留守学生的教育,引导他们成为一个对国家和民族有用的人,是摆在当今教育面前的一个亟待研究解决的新课题。

地址:湖南省常宁市两江路98号  网址:www.srvui.com   邮箱:cnhjxt@sina.com   湘ICP电子备案05002745号
制度建设
制度建设
教师频道
学生频道
教师频道
学生频道
 
美丽一中
管理博览
互动天地
德育课堂
课改新探
校友之家
助学在线